网购名牌商品问题多 假名牌网店店主年获利百万

作者:团鞋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11-05 04:44:27
来源:团鞋网

  2013年12月20日,新京报记者以开网店为名咨询淘宝云客服。去年12月14日,天美意旗舰店向新京报记者解释,该款鞋子确为天美意旗舰店正品,鞋底问题是由于生产批次不同,“不影响穿着和美观”。

  去年“双11”,天猫及淘宝的总成交额破350亿元,占我国日均零售5成。如今,网购已成为公众生活中不可缺失的部分。

  近十年来,网购因其便捷和廉价受到消费者追捧,但损害消费者利益的问题也逐渐突出。连日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在网上销售的名牌产品很多是不合格商品,其间造假、售假、假冒网店等乱象严重。

  “法制不健全,以往的市场监督模式已无法有效监管互联网商家。”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人员说,网络商家频繁造假主要是因为违法成本太低,电商部门通常的处罚是关闭网店了事。北京工商部门一管理人员称,与实体店相比,消费者网购投诉中,因涉及的消费者、店家、销售商、厂家分处多地,导致打假难,打假成本高。

  2013年12月25日,消费者张勇兵展示他在京东商城上购买的涉假托马斯玩具(右),左边是他曾买的正牌玩具。新京报记者浦峰摄

  2013年11月6日,张勇兵在京东商城为儿子订购一款托马斯小火车玩具,“与实体店包装一样,网上卖86元,实体店得卖200多。”

  张勇兵称,收到的小火车塑料壳又软又薄,做工毛糙,包装无质量认证标志;正品托马斯塑料壳厚且敦实,摔不烂,包装上有质量认证。

  他5次联系京东商城,投诉店家,商城方面均称,所有在京东开店的都是持有正规合法手续的商户,无证据证明该玩具是假货,诉求被驳回。

  其间他致电12315热线,工商部门称将会处理。但处理结果遥遥无期。“托马斯”依然在京东商城售卖。

  打电话的是江苏昆山工商局办案人员瞿先生,瞿称,已将京东商城所售“托马斯”的销售商(在昆山)的500多盒玩具暂扣,该玩具涉嫌侵权国外知名品牌托马斯商标。

  瞿先生称,张勇兵网购的玩具注册商标为“托馬斯”,但产品包装将“馬”字简化,外包装及内部与“托马斯”高度相似。因生产厂家在汕头,昆山工商局把案情转交给汕头工商。

  在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邮件中,针对店家所售“托马斯”是否有假,为何客户多次投诉被驳回?京东方面未予置评,称“未来将加强对平台卖家的监管,规范运营流程”。

  托马斯品牌玩具商标国内代理方负责人刘先生称,市面上有很多假托马斯玩具,都非正规厂家生产,“等工商部门判定后,我们也将维权,让京东等下架处理。”

  董女士称,她在天猫天美意旗舰店网购一款女靴,“鞋底鞋码模糊不清,鞋底LOGO掉渣。”董女士供图

  去年双十一,董梦露在天猫的天美意旗舰店买了款市场价1198元、折后378元的休闲骑士靴。

  “鞋子包装简陋,鞋码模糊不清,摸了摸鞋底的Logo,Logo居然掉渣,再一抹,Logo掉了。”董梦露联系天美意旗舰店,得到的回复是“正品”。董梦露投诉给天猫管理方,管理方建议她“退货退款”。

  去年12月14日,天美意旗舰店向新京报记者解释,该款鞋子确为天美意旗舰店正品,鞋底问题是由于生产批次不同,“不影响穿着和美观”。

  “正品的鞋码能模糊不清?鞋底Logo为何用手就能抹掉?”旗舰店售后人员对追问未予置评。

  北京的贾女士也在同一天“被旗舰店坑了”。去年双十一,她在天猫花800元买了款原价为1600元的UGG雪地靴。

  “鞋底很硬,鞋底的毛也特别薄。”贾女士称,雪地靴只穿了五次,鞋底就磨损得很厉害,“鞋底字母几乎被磨光,而此前在专卖店买的同一款UGG鞋子,穿了2年,鞋底磨损并不大。”

  UGG旗舰店工作人员答复新京报记者,鞋子是正品,因到货批次不同,材质也不完全一样。

  天猫管理方工作人员称,所有在天猫注册的旗舰店均办理过相关手续,均为正品旗舰店。“如存粗制滥造,消费者可去专卖店或质检机构验证,然后投诉处理。”

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姚建芬称,网上旗舰店的商品售价比实体店低很多,“有些生产批次只固定在网上渠道销售。”姚建芬称,从旗舰店网购的货品,不排除黑工厂、代工厂违规贴牌的可能。

  东莞的刘杨有个习惯,网购时但凡有中意的商品,会顺便搜下该商品官网,看看该商品价格、提醒等情况。殊不知,“官网陷阱”在等她。

  去年11月初,刘杨搜索“我的美丽日记”面膜,登录一家“官网”,订购了1003元各类面膜产品。“收货后,包装上字迹模糊,面膜极薄,一撕即破。”要求退钱时,“官网”客服不再理她。

  记者搜索“我的美丽日记”,有10个网站自称“官网”,所有客服均称是台湾授权大陆的唯一官网。

  “我的美丽日志”大陆授权企业法务张先生称,“我的美丽日记”在大陆更名为“我的美丽日志”,包括刘杨登录的近10家“官网”都是假的,“我们曾以消费者身份购买了该网站提供的品牌面膜,发现所买到的是假货。”

  但据媒体报道,梁小姐通过此品牌“官网”花3.7万元购买丰胸产品,“不但没效果,还伤了身体。”

  据了解,2010年前后,网上就出现有关“拜迪蕾娜红酒木瓜靓汤骗局”的曝光,之后投诉越来越多,涉及金额也越来越大,从几千到几万元不等。

  记者搜索发现,自称“拜迪蕾娜红酒木瓜靓汤官网”的多达9个。9个官网均称是国外知名品牌,为中国唯一授权官网。

  通过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”网站查询发现,在食品、药品和保健食品栏目下,输入“拜迪蕾娜红酒木瓜靓汤”、“拜迪蕾娜”、“红酒木瓜靓汤”等字样,查询结果均显示为“零”。

  广州市工商局公布的“2013年第三季度不诚信网站”中,“拜迪蕾娜红酒木瓜靓汤”的五个网站在列。

  网上售假名牌,在店主“多思”眼里,来钱快,隐蔽性强,没人管,“卖出后尽量不退钱”。

  高仿货充当线日,淘宝网,多思的网店打着“双十二促销”的标签,标签显示,原价500-1500元的耐克鞋1-2折甩卖。多思跟客户保证,所有耐克鞋都是正品,和专柜货一模一样。新京报记者以想开网店为名,加了耐克店店主QQ“求指教”,多思吐了真言。

  “网店卖的耐克都是假名牌。”多思称,都是高仿的,进货价约110元,200元左右销售,与正规耐克品牌店的同款相比,低至1-2折。

  多思说,半个月来,她已卖出100多双,除去快递费、刷信誉费等,已赚五六千元。

  2008年,在河北保定上大三的张煜文在淘宝网开了一家奢侈品专卖店,专门销售LV、GUCCI等假名牌。张煜文称,他在河北白沟以300元左右进的LV、GUCCI包包,网上售价为2000-3000元,利润达十倍。“不耽误上课,一个月能赚十几万。”

  张煜文坦言,网售假名牌的过程中,他和他的店没有受过一次查处或惩罚。大三大四两年内,他在淘宝上光销售假名牌就赚了200多万。

  毕业后,靠假名牌发家的张煜文想到了“产业升级”,不再网售假名牌,干脆在河北白沟开了家面积达4000平米的工厂,除生产自主品牌物品外,还雇人仿造LV、GUCCI等假名牌。当起了假名牌的供货商。

  张煜文透露,他所生产的假LV、GUCCI等包包成本价在200多元。“一些网店店主从我这拿货,淘宝上或微信上卖800元左右,有的直接当真品卖,一个能卖近万元。绝对的暴利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在淘宝开店,只需要一张身份证和1000元保证金(部分商品店面不需要保证金)即可。

  多思说,开店售假耐克之前,已经做好店子被封的准备,封店后哪怕将1000元保证金全扣完,也照样盈利。另外,利用别人的身份,依然能在淘宝网开店卖假名牌。“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”。多思说,她和朋友们多是实际上一人开好几个店,封一个再开一个,均售假名牌。

  去年7月,淘宝公布最新的关于出售假冒商品管理规则。将严厉处罚不良商家出售假冒、盗版商品的违规行为,并视其情节严重性,如售假行为特别恶劣的商家或将面临一次性被扣48分,直接关封店铺的最严处罚。

  在给新京报记者回复的邮件中,淘宝方面表示,淘宝对假货的打击是主动积极的。截至目前,淘宝网已打造一支超过2000名专业人员的团队,建立从侵权商品信息的发现、取证、确认到删除、处罚的一整套维权体系,且通过主动打击、商品抽检、联手公安等多种方式加强对商品信息的管理力度,打击制售假冒商品的行为。

  但如店主多思一样,利用他人身份一人开多店的行为,淘宝方是否做有效监管了呢?

  记者:比如,我卖一些假名牌,如果没消费者投诉

  咨询中,客服人员说,一个身份证只能开一个店铺。“我多找几个朋友的身份证,用他们的(开)。”记者这样问时,客服人员的回复是:“嗯嗯”,同时称,“一般没事的。”

  淘宝云客服称,借用他人身份一人开多店,虽然违规,但淘宝监管方很难监控,这是淘宝的漏洞。

  监管方管理不严,店方违法违规成本低,是假冒名牌商品充斥网络的重要原因。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助理分析师姚建芬称,天猫、淘宝,卖家数量庞大,平台商对卖家进驻资格和销售商品的来源是否为正规渠道,不能做到很好的监管和把控。

  昆山工商局办案人员瞿先生称,接到网购的投诉后,很多时候工商不知道网店背后的具体地址,店主情况,导致举证、查实、打击困难。一个假名牌,网店可能在北京,销售商可能在云南,厂家可能在广东。

  海淀一不愿具名的工商所所长称,网上关于淘宝售卖假冒伪劣的投诉较多,因取证难等原因,工商部门打击网上售假行为较为困难。消费者一个投诉,落实到工商部门,案情转交、查处、回复中,可能需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。网售中,生产方、中间商、网店店主、消费者等多不在一个城市,这需要不同城市多个部门联合(或转交)办案。在查处过程中,一些生产厂家没有注册,涉嫌黑作坊,又需要警方破案。但警方不会针对一个消费者投诉立案,涉及假冒伪劣金额较大的才能转交给警方。

 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副秘书长孟祥斌对媒体表示,一个大趋势是,对淘宝网等电子商务网站上的网店进行工商注册登记。电子商务目前发展迅速,但这方面的立法和监管急需完善。

  孟祥斌说,线上交易额占到了全国GDP的10%。对个人卖家进行工商注册登记,对电商的发展其实是有制约性的。

  昆山工商部门瞿先生表示,如果网店是经过工商注册登记的,工商部门就有了明确的执法权限,消费者的举报、投诉更有力度,通过对店主信息的查询,直接联系到店主;其次,工商登记时留下的商家档案,也给工商查处、消费者起诉甚至警方介入侦查,带来很大便利性。网店如果普遍经过工商注册登记,将会降低网店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比例,提升电子商务行业的诚信度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   KZ新闻频道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